各国的“过马路”方式,能证明什么?

中国式过马路

“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和红绿灯无关。”一则网友关于国人过马路的调侃,引发网络热议。近期,网友们将中国人集体闯红灯的现象戏称为“中国式过马路”,这一网络新词一经出现便引发了人们对交通安全、国民素质等问题的热议。其实闯红灯现象在其他国家也存在,之所以会在我国受到如此关注,是因为闯红灯已经成为一种大众行为。

前一段时间,舆论曾经对“中国式过马路”大加挞伐,认为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国人素质较低,缺乏遵守交通法规的意识和自觉,还有人把原因归之于交通信号灯设置不够人性化,才使得行人产生焦虑,进而扎堆闯红灯。

可问题是,现在有关部门却单单把“中国式过马路”归咎于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法律意识淡薄,就实在有失公允了。实际上,经过多年的宣传、教育和引导,国人的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普遍增强,“红灯停绿灯行”也已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在一个有10682人参与的“全国交通安全日民调”显示,93.6%的人认同交通信号是无声的法律,应该遵守,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请勿中国式过马路
其实,造成“中国式过马路”的原因,固然有交通信号灯问题,也有交通法规意识有待进一步增强的问题,但根本原因却在机动车不遵守交通法规,不礼让行人,才使得行人不得不扎堆保护自己的路权。正如有专家出的那样,在信号灯控制的路口,当人行道上绿灯时,右转车辆理论上应该让人。但现实是,车辆基本上不让人,行人必须与机动车争抢才能过马路。而在没有红绿灯的人行横道线,机动车更是旁若无人,横行霸道,逼得行人无法过马路。在这种人车冲突中,行人始终处于弱势,处于没有保护的状态,行人只有用闯红灯来表示自己的不满,来扞卫自己的路权了。

因此可见,要想解决“中国式过马路”的问题,首先得解决机动车不文明驾驶的问题,要在驾驶员中间开展尊重、礼让行人的宣传教育,增强驾驶员文明开车、礼让行人的意识,并形成礼让行人的习惯,同时本着以人为本的理念,科学、合理地设置红绿灯时间,确保行人有充裕的时间过马路,再加强交通安全文化宣传,提高行人的安全意识,这样行人就可以消消停停地过马路了,所谓“中国式过马路”自然就会好转。

美国式过马路

美国式过马路
闯红灯现象绝非中国独有,中国人心目中最发达的美国,自称是“世界中心”的大都市纽约,集体闯红灯的现象也非常普遍。

如果说,“中国式过马路”是“凑够一撮人”就闯红灯,尚有所顾忌,“美国式过马路”则还不如中国式,行人我行我素,全然不顾车辆和其他行人,自己直接开步走,连和他人“凑一起”的意识也没有。仿佛他们根本看不到红灯或者绿灯(纽约是白色通行灯),只要能免于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死,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闯红灯。

在纽约,如果还有少数面对红灯犹豫不决的,或者看着其他闯红灯的人群而面带疑惑的,那肯定是外来的游客,包括初来乍到的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在国内,一直被告知,美国人非常守规矩,绝对不会闯红灯。在网上看到一个国内来的学生写博客说:刚到纽约,看到行人随便闯红灯,不是只有我们中国人才闯红灯吗?

纽约人为什么喜欢闯红灯?是他们素质太低了吗?恐怕不能一概而论。纽约地大人杂,什么文化水平的人都有,马路上走的,既有没上过学的非法移民,也有腰缠万贯的超级富翁,更多的是拥有高等学历的高级白领。闯红灯的原因与素质无关。

纽约行人随意闯红灯,首先与纽约交通警察对行人的宽松放任有关。汽车闯红灯会受处罚,但纽约行人随意过马路,都是在交警的眼皮底下发生的。警察司空见惯,从不过问。据报道,1998年,纽约市整顿交通秩序,警察向一位乱穿马路的白领女士开出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张高额(50美元)罚单。此女士不服,上了法庭,最后不了了之。

纽约行人闯红灯,还与纽约的交通规则不合理有关。纽约市内,很少有立交桥和行人过街天桥。绿灯亮时,行人通过,但交叉方向的汽车也开始右行,人、车发生地理空间上的冲突。纽约的司机也都不是吃素的,作风粗鲁野蛮。也就是说,即使面对的是绿灯,纽约的行人也无法安心享受通行权。反正一样要和汽车抢路,久而久之,行人眼中看不到红绿灯了。

英语中,不顾交通信号、乱穿马路的人专门有一个词,叫“Jaywalker”。这个词原意有嘲笑乱穿马路的人“老土”的意味,可现在的现实变得完全相反。维基百科记载说,不光纽约,在美国其他大城市,如芝加哥、波士顿等地,行人乱闯红灯的现象也非常普遍。

乱闯红灯不是件好事,网上热议,如果能够提高中国人的交通意识,无疑是件好事。但是,没有必要什么事都与中国人的素质联系在一起。前几天国庆长假,游客乱扔垃圾,也有人称国人素质低,美国人如何如何。美国人乱扔垃圾的现象太普遍了,公园景点不实行高额罚款(往往在1000美元以上)的话,根本管不住。

人就是人,本质是一种动物,其天性是散漫自由的。是否遵守法条或规矩,与守法的成本有关,与违反的代价也有关系。不同的管理制度下,人的表现不一样。将中国和美国的社会现象做一对比,不难看出,所谓素质高低,决定是否适合实行某种制度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德国式过马路

德国式过马路
德国人以严谨和守秩序着称于世。记者记得在德国南部城市斯图加特生活时,感觉德国人确实守规矩。红灯的时候绝没有人过马路。汽车和行人都按照规矩行事。

德国行人过马路分几种形式。有一半的自动调控的信号灯,这与我们国内大多数路口相同。行人到了路口要等变了绿灯才能通过。另一种是有信号灯控制器,行人到路口后,按下控制器信号灯才会转换。这在人少的地方可以提高通行效率,如果没有行人在路口,那么汽车就可以一路畅通。再有一种是没有交通信号灯的斑马线,司机看到人行横道上有行人要过马路的时候要主动停车,行人有先行权。

在一些人少车少的小地方,汽车看见行人在路边,甚至会主动停下来让行,哪怕这个时候地上没有斑马线,或者刚好汽车是绿灯,行人是红灯。碰到这样礼让的司机,行人大多招手致谢,然后步行通过。

在德国,绝大多数的行人和司机都非常遵守秩序,红灯时等候,绿灯时通行。根据记者自身的体会,德国的信号灯转换比北京的频率要高。即便是刚好赶上一个红灯,也不用等特别长时间就会轮到自己通行,大多数人还是有这个耐心的。但也并不是没有例外。

刚到德国首都柏林时,记者脑子里一直还是德国人严格遵循信号灯的形象。以至于在人潮聚集的亚历山大广场,眼前的德国人集体闯红灯过马路之后,记者一个人还呆立在红灯的这边,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不光是记者有这样的经历,记者身边从国内来的朋友以及在德国其他城市生活多年的人都会对柏林这一德国人眼中的“国际大都市”的过马路方式表示惊讶,因为这实在与德国人处处讲规矩的形象实在不符。不过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也就对此见怪不怪了,看一个人在柏林生活的时间长短,几乎可以从他是不是会闯红灯看出来。

在柏林闯红灯也有一定的技巧,几乎没有人在汽车刚刚获得绿灯的时候闯红灯。因为这个时候司机大多会全力冲过路口。这个时候行人如果闯红灯是十分危险的。很多人闯红灯选择“抓住绿灯的尾巴”,这时候尽管行人的信号灯变红,另一个方向汽车也还在等待,这个时间原本是用来保证绿灯时尚未完全穿过马路的人通行的。另外,虽然是红灯但视线所及范围内没有任何车辆的时候,也有行人会闯红灯。再有就是在市中心人员密集的地方,汽车的限速通常是30公里。行人抓住汽车速度慢的特点,在红灯时抓住空档飞快跑步通过一条不宽的马路,为了赶上对面的一辆公共汽车,也是常有发生。

或许因为闯红灯的事情屡有发生,德国很多城市的十字路口标有“给孩子们做榜样”的标记,希望大人们在过马路的时候想着对下一代的影响。

俄罗斯式过马路

俄罗斯式过马路
在俄罗斯,行人过马路是再普通不过的场景:行人会在斑马线前耐心等待红绿灯的转换,当绿灯亮起,人们有序通过马路,转弯的车辆会请行人先行通过。即使在没有交通信号灯的路口,机动车也会在人行横道前减速,对想要通过马路的行人让行。其他同向行驶的车辆也会随即在斑马线前停下,等待行人完全通过马路。在俄罗斯,偶尔也会有行人强行穿过马路或闯红灯,但这些人往往会被投以鄙夷的目光,却不会引起他人的效仿。在俄罗斯,行人与驾驶员相互尊重,相互礼让,以保证双方对路权的平等分享和道路的畅通无阻。其实,行人过马路就是行人和车辆对路权的合理分配,任何一方不自律,都会侵犯到对方的权利。

根据俄罗斯道路交通法规,当机动车与行人的路权发生冲突时,行人作为道路交通中的弱势群体享有优先通过权。2012年11月12日最新修改的《俄罗斯道路交通管理法规》明确规定:机动车辆在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时,进行右转弯和左转弯的机动车必须对通过人行道的行人让行。即使在绿灯情况下,如遇到其他方向的车辆和行人在上一个信号灯没有完全通过十字路口的情况,机动车也必须对这些车辆和行人让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和交警指挥的交叉路口,机动车必须减速慢行,对通过人行横道的行人让行。如驾驶人违反上述交通法规没有避让行人,将被处以800~1000卢布罚款(约合160~200元人民币);如机动车辆抢占人行道或自行车道,将被处以2000卢布(约合400元人民币)的罚款。但实际上以上罚款现象并不多见,因为大家早已将法规内化为一种社会共识,相互礼让已经成为一种礼仪和社会氛围。

在俄罗斯,交通法规得以有效实施也与这里的国情有关,下面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为例,对该市的人口数量与车辆数量进行估算统计。莫斯科是俄罗斯人口最稠密的城市,市区面积(大环以内)为877平方公里,截至2010年,莫斯科市人口为1150,35万(俄联邦统计局公布的2010年全俄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07年,莫斯科市的机动车数量约为314.9万(莫斯科市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局2007年公布的数据)。将莫斯科与北京相比,北京市市区面积为735平方公里,截至2010年,常住人口为1961.2万(北京市人口和计生委发布的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11年底,北京市机动车辆保有量已达到498.3万辆(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统计数据)。由此可见,莫斯科市与北京市城区面积相当,人口数量约为北京人口数量的一半,车辆数量约为北京车辆总数的60%,莫斯科人口与车辆对城市道路交通的压力相比北京市都要低。当然,这并不能成为中国人集体闯红灯的借口,但这的确为俄罗斯交通法规的实施提供了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

在城市道路建设上,俄罗斯与我国有一点不同之处,那就是凡是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不论大小,所有交通信号灯都设有左转、直行和右转三个方向,在有的交叉路口,车辆指示灯与行人指示灯之间也有转换时间,也就是说,行人可以通行的时候,各个方向的车辆都是禁止通行的,这就避免了车辆转弯与行人通行的冲突。同时,在广场、商场等人口较为密集的街段和路口都开设有多个地下通道,在某些路段每百米就会有一个地下通道,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行人与机动车对路权使用的紧张程度。

此外,俄罗斯的道路交管部门还会定期举办一些道路交通安全宣传教育活动,提高公民的道路交通安全意识。如在学校课堂上向学生们讲解道路标识和道路安全常识,在市中心的大型商场举办道路安全知识有奖竞猜活动,使遵守交通规则的理念深入人心,提高人们的公民道德素养。

过马路事虽小,却能反映出人们对生命的尊重程度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俄罗斯在这方面做的好,我们还需要加倍努力赶上,在完善城市道路建设和加强交通管理的同时,提高人们的交通安全意识,培养人们的公民道德素养,建设相互礼让的文明社会。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1、各国都有人闯红灯,中国>美国>德国>俄罗斯。

2、穿红灯不代表中国人或者中华民族是“低素质”群体,这不是因为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乱闯红灯不是件好事,网上热议,如果能够提高中国人的交通意识,无疑是件好事。但是,没有必要什么事都与中国人的素质联系在一起。人就是人,本质是一种动物,其天性是散漫自由的。是否遵守法条或规矩,与守法的成本有关,与违反的代价也有关系。不同的管理制度下,人的表现不一样。将中国和美国的社会现象做一对比,不难看出,所谓素质高低,决定是否适合实行某种制度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3、要想解决所谓“中国式过马路”的问题,必须从硬件、软件两个方面考虑,在完善城市道路建设和加强交通管理的同时,必须要考虑道路设计、信号灯设计、机动车、驾驶员、行人等各个方面,以人为本,通过法律先行、科学设置交通设施、感性宣传教育各种方式来解决。

4、采用感性宣传教育,比如公益广告,比如德国在十字路口标有“给孩子们做榜样”的标记,希望大人们在过马路的时候想着对下一代的影响。通过各角度、各方式的努力来推动交通安全文化。

5、将安全教育作为一门课程,从幼儿园开始做起,我不是开玩笑,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提高所谓的“国民素质”,提高生活质量的有效途径之一。

安全来了

安全来了 at anquanlaile.com
与世界分享EHS知识、经验和见解,搭建互动的交流平台、提供有效的工作工具、展现现代EHS人的风采。让您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为一名优秀的EHS人。

Latest posts by 安全来了 (see all)

转载请注明:安全来了 » 各国的“过马路”方式,能证明什么?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